上禮拜六,帶女友回家(宜蘭),在週日下午回台北,而回台北的路途卻是這樣的遙遠。從宜蘭市出發,走礁溪,再到頭城,最後上交流道,到收費站一共花 了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在加上雪山隧道內的車速大約 50~60 左右,整個感覺就是差。這些車潮應該都是看準了最後一次童玩節所帶來的車流量。

那麼童玩節結束真的會比較好嗎?艾德感覺宜蘭縣政府虧錢事小,每年的宜蘭國際童玩節可以帶動這邊的觀光產業發展,而週邊的收益一定超過政府的虧損。 再來是國際的能見度,透過童玩節的活動提高國際知名度,等於就是另一種模式的外交,倘若真的停辦,要花多少的經費才能夠再造這樣的名氣呢?

觀光產業這種東西對艾德來說,艾德是個外行人,但是看整個台灣的發展,東部的觀光產業從東北角延伸到宜蘭再到蘇澳,最後再到花蓮,整個觀光產業已經連成一線,如果童玩節停半,東部的觀光產業就好像是從中間被切斷。唉!

艾德只想說搶救童玩節!

 

save_icfff.png

廣告

很沒大腦的電話詐騙

六月 29, 2007

早上七點多坐在餐桌前面享用早餐,正看著美國職棒大聯盟的轉播,王建民在客場迎戰巴爾的摩金鶯隊,這時電話想起,還在想說是哪位仁兄一早打電話來。接起電話的瞬間,一位自稱中華電信的打來說要找我,女生的聲音,但是聲音不美(很抱歉,聲音太差,沒有繼續跟妳耗的動力 XD),對方的背景聲音還吵雜,馬上自動聯想到詐騙集團。

接著對方說了一個電話號碼,說是在我名下的,然後就開始詐騙。

我只回他一句話, 「喔?我晚點去門市查詢就好了,感謝妳的詐騙。」

說完,對方就自動掛斷 XD

破綻一大堆:

  1. 哪有七點多中華電信員工這麼賣力的打電話給台北市民?一般都還沒上班吧 =.=
  2. 中華電信何時搬到路邊上班了?背景聲音這麼吵雜。被虐待嗎?快去勞工局申訴吧
  3. 口音怪怪的,有點像大陸的口音。

麻煩詐騙集團練好再來。

這幾天跟家人發生了一些爭論,實在無法理解一些事情,而這篇文章所談的內容跟我的實際遭遇一樣,非常的無奈,無論怎樣的溝通長輩總是無法接受,最後只能委屈自己接受,而一個即將要 30 歲的人,還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我真的很無助。這篇文章要分享給大家,或許有些人看過了,也許再次閱讀也說不定有另一種的感受。

回想過去,展望未來。

您是否罹患了中國父母症候群?

(Chinese Parents syndrome)

(選錄自「A+ 下一個優質社會」智庫文化出版)

假呵護之名,行操控之實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請東方父母 您就此高抬貴手吧! 愛之適足以害之!

東方社會最常見的倫理大悲劇就是在一場父母與孩子激辯與爭論之後,激動傷心的父母總會淌著眼淚,對著滿腹委屈的孩子說:「我會這麼做,一切都是為了你啊!接下來不論是相擁痛哭,抑或是各自心碎,這個孩子總難逃離被父母的錯愛所扭曲的人生悲劇。

東方父母 愛之適足以害之「一切都是為了你!」是許多中國父母對子女常說的話,但那其實是父母假呵護之名,行操控之實的病態犧牲,也是「中國父母症候群」(Chinese Parents syndrome) 的顯著病癥。

中國父母老是把子女看成自己的財產,一心一意想要主導子女的一生,總認為子女不爭氣就是父母的失敗;而子女若能成材則是父母最大的榮耀。基於這份患得患失的憂心和企圖,使得中國父母普遍對孩子過份保護、限制太多,並且強加其個人價值觀於子女身上者屢見不鮮,殊不知這種對待孩子的方式,不但剝奪了子女獨立成長的機會,更將因此扭曲了孩子的一生。

在中國父母過度細心呵護下,「弱不禁風」似乎已成為現在台灣年輕人的最大通病。在一場管理學院師生會議上,一位女學生神情激動地責難校方的規定,她說:「星期天父母送我回宿舍,結果警衛不讓我父母進去,害我一個人得把那麼多的行李搬進宿舍?

「這麼重又那麼遠…..」面對著女學生的質問,以「顧客滿意」為經營理念的學校方面,給了相當善意的回應:「如果真的很重,可以特別允許父母的車子進入校園…」。

這件事情讓筆者感觸良深,因為那女學生口中「那麼遠」的距離,事實上是近得不可再近了,那一點點路也不肯走,真是枉費了青春年少。筆者認為台灣這一代的孩子之 所以變得如此嬌弱,父母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台灣的生活條件是在這四、五十年來才逐漸變得寬裕,因此,父母用車子接送孩子上下學的情況應該是屬於第一代,不幸的是,只是第一代就已經被寵得不像樣了,不但體力差,也欠缺機靈的反應能力,其實,就上述那女學生所描述的情況,如果行李真的太重,設法和警衛商量一下,必能解決問題,就算真的難以通融,走一點路又何妨?難道一定要把這種小事拿到師生會議上來說?在學校生活中,其所關注的焦點就只有這些嗎?

學習獨立才是重要課題

筆者的女兒是在美國念私立小學,學校設置在森林之中,校園很大,基於安全考量,學校也是規定父母只能送到一個固定的地方,就不能再進去了。這些孩子才7、8歲而已,不但課本重,還經常因為課外活動,需要帶其他的衣服、鞋子等,儘管如此,還是得自己走進去,尤其當冰天雪地的冬季來臨時,更是嚴苛的磨練。但人的體力原本就是靠磨練來的,人若不能吃苦,便不會耐勞,更不必說勤勞、樸實的生活了。

所以,當我看到這個女學生的個案時,格外覺得痛心,第一代就如此,將來還得了,身為未來主人翁的年輕族群,如果沒有好體力,成功的機會也就不大,那麼,國家前途還有什麼指望呢?

悉心照料孩子,表面上看來沒錯,但卻會適得其反。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學習獨立是最重要的課題。

我女兒是在美國長大的,在她九歲那年,由於當時我們很忙,因此就讓她隻身從香港飛到美國東部。而當我們打電話探詢她是否平安到達時,她還很臭屁地說:「What are you worrying about?」

可見得她第一次隻身飛越半個地球這件事情本身,已經使她信心大增,很有成就感,因此,放心讓她去作,孩子就會成長,反之,如果顧得很緊,反而是在限制孩子發展的空間!

犧牲這一代 成全下一代?

此外,中國父母症候群的另一個症狀就是把所有的榮耀都寄託在兒女身上。如果有個孩子在國外念知名學校,那個父親就會在社交場合中眉飛色舞地談論自己的孩子,彷彿這就是他一生最偉大的成就。

也就是渴望擁有這份榮耀,東方父母總會說:「一切都是為下一代!」、「我們這樣犧牲,就是為了後代!」;毛澤東也曾說過的:「犧牲這一代,成全下一代!」似乎只要聽到是為了後代,大家都能夠認同,其實這只是東方人獨特的想法。

中國父母試圖用「犧牲」的想法及作法來減少孩子在生存競爭上的挑戰,希望孩子能低挑戰的環境下,創造高成就,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生存的能力是靠磨練出來的,光從書本上是很難學到的。中國父母常對孩子說:「你只要好好唸書就好了,其他都別管了!」這種作法不但對孩子沒有任何好處,更是嚴重地剝奪了他們學習生存及養成獨立人格的成長機會。

在美國,哪有父母要幫孩子付大學學費的道理,十八歲以後,若要住在家裡,就得付租金,要分擔房租、水電等支出,不但對家庭要有責任感,也要懂得如何在社會上生存。這就是典型的美國教育方式,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學會如何生存來得重要。

因此,就現實的考量,美國孩子如果想要上大學,就得自己去打工、賺錢、繳學費,如此千辛萬苦才能擁有學習的機會,怎麼可能會在上課時打瞌睡?

上課根本不需要點名,若有不同的意見,一定會向教師提出挑戰,有不懂的地方,也一定會問到懂,否則不是平白浪費時間以及辛苦工作才繳交的學費嗎?

東方社會的孩子,從表面上看來就幸運多了。

因為東方社會的父母總認為,就算借錢也要讓孩子念大學。

因此,台灣的學生大多是應父母的要求去唸書的,而且在聯考制度及父母的期望下,至少有95%的學生所念的不是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於是學生唸書的心態就顯得心不甘、情不願,一則是因為沒興趣,二則反正是父母送來唸書的,不想念就打混。有多少大學生都是徹夜打牌、玩樂、打電動,早上又起不了床,弄得上課遲到或乾脆蹺課,種種惡形惡狀,正凸顯了台灣教育扭曲的事實。

中國父母費盡苦心供孩子念大學,甚至幫孩子選擇了最有「前途」的科系,但卻忽略了人性的本質,那就是唯有付出,才能真正收穫;唯有發自內心想做的事情,才會激出真正的拚勁。

因此,大部分的中國父母對最後的結果都是感到失望的,而在罹患中國父母症候群的父母所養成、教育下的孩子,不論是否做到父母的期望,都無法擁有真正的快樂!顯見這種愛的方式,只是在成就一個兩敗俱傷的悲劇而已!

往往父母的犧牲,只是為子女帶來壓力,並不會造就子女的幸福。

但是東方社會的孩子,從小就習慣聽從父母的意見去做人、做事,久了就習慣了,即使不快樂也會照做,對於人生的道路既沒有選擇的餘地,也失去了選擇的能力,也因此對生活毫無熱情,對人生充滿著許許多多的無奈與悔恨,所謂「積極開放」的人生,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神話。

孩子也是獨立的個體

探究問題的癥結,那就是中國父母一直無法接受孩子也是獨立個體的這個事實,藐視孩子思想、看法或夢想,忘了孩子也有基本人權(human right),對孩子總是處處干預,不論在學業、事業甚至是婚姻上,似乎每一件事都要讓父母覺得順心才可以,孩子不聽話,就得背負「不孝」的罪名。

當中國父母以愛為名,進行軟硬兼施的壓抑策略,如果子女同意了那份壓抑,那麼也就註定了一個扭曲、不快樂的人生;如果選擇了反叛,那麼子女將終身背負「不孝」的罪名與壓力,即使勉強擁有快樂,也難逃背後的陰影。

總之,一天到晚都在說「一切都是為了孩子」的東方父母,請您就此高抬貴手吧!放孩子一條生路,讓他們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快樂、無悔的人生吧!

(選錄自「A+下一個優質社會」智庫文化出版)

再見了! 我的電腦!

四月 2, 2007

陪著我度過大學四年的這台電腦看來已經病危了,昨晚開機後使用兩分鐘內一定自動重新開機,連備份資料都沒辦法,之前這症狀再大三時期曾經發生過,主機板送回華碩檢驗也是沒問題,再送給店家測試還是沒問題 =.= ,前前後後換了不少零件,而昨晚的情況更讓我確定,要跟這台電腦說聲 Good Bye! Adios Amour!雖然說自己可以把零件一個一個拆開來檢驗,但是目前在工作了,已經沒有像大學時期可以翹課或者沒課的時候來慢慢跟它磨,所以今晚就要去光華血拼一番,預計要跟好多張小朋友說再見了。

家裡那台舊電腦應該會被我拿來支解,支解完畢之後測一測硬體再弄成一台備用型電腦,反正還可以用到,像是上網查查股票啦,看看網站還不錯啦!

PS: 可惡的爛電腦,明天 WOW 就要改版了,竟然在前兩天給我出錯,喵的勒 =.= !這幾天只能在公司上網了,除非今晚可以搞定全部東西,不過應該很困難,所有的程式都要重灌,加上還要備份舊資料,看來得花了兩三天囉!

今天如同往常一樣,八點四十分左右出門上班,大約八點五十分剛好停紅綠燈停在行天宮的交叉口,忽然聽到有救護車的鳴笛聲,還再想說是哪邊一大早就出事情了,結果回頭一看,兩台哈雷重型機車從公車專用道呼嘯而過,然後從民權東路馬上左轉到行天宮那邊的斑馬線,立即將民權東路往民權西路方向的車輛通通擋住,然後看到一部黑頭車很順利的在這尖峰時刻左轉,這是啥?尖峰時刻耶,大家都在趕著上班,政府官員卻這樣的大搖大擺的靠警察在這種時段開道,看到都忍不住罵了幾句,真的是無言以對。

警察要幫人開道的應該是救護車在後面塞住,昨天就發生看到路口有警察,而救護車鳴笛在車陣中按喇叭,不見警察有任何的動靜,只能等待變換燈號,要是裡面有病患面臨生死關頭呢?唉!

人民在景氣不好的時代,政府官員應該更要關心平民百姓,而不是使用這樣的方式,多體驗一下民生吧!

可怕的感冒

十一月 11, 2006

這波的流行性感冒終於找上我了,前幾天是家裡的老弟感冒,沒想到前天晚上我開始發燒,當天就提早下班,回家之後就燒啊燒,全身痠痛、四肢無力、上吐下瀉的症狀都有了,喝個運動飲料就先睡了。沒想到還是發燒,而且肚子很悶,去WC也便不出來,好慘!難過的一晚終於過了,隔天早上狀況沒改善,只好請假去看醫生,看完之後回家休息,到了下午終於可以便便了,下洩啊!現在是星期六早上頭還暈暈的,燒已經退了,終於可以上來打字,大家要小心這波流行性感冒,很痛苦的!

等我感冒好再來bloggin。

醫生說這波流感的症狀,發燒,全身痠痛、四肢無力、上吐下瀉,不會喉嚨痛,流鼻水。

昨天在自由時報的網路新聞看到一篇報導,這則報導的標題讓我想要更加詳細的去閱讀,這則新聞是死神高中生 鴨霸急診車道。我看完後真的很感嘆,現在的教育到底是在教育學生什麼東西?國文??英文??數學??重點在哪邊?學科能力很強又如何?最基本的道德觀念都沒有,該如何去在社會上立足?如何去與人相處?

截取一小段的新聞內容,新聞來源:死神高中生 鴨霸急診車道
繼續閱讀文章 »